一个博客

小伙伴望山猴儿

引子

表哥一文《可爱的望山猴》令我十分怀念和远去的表弟,怀念那些童年的时光。

正文

小时候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去外婆家了,外婆离我们家的距离非常远,但那里有很多很多好玩的东西在吸引着我,在那里玩多久都觉得多玩不够。

最早的印象大约是在两岁左右,那年夏天妈妈带着我回她的娘家。一路上我都嚷嚷着要妈妈背,但那时妈妈穿着一双高跟鞋,在乡间的石子路上走得也很吃力,她很有智慧的夸我走得很好,结果在她一路的鼓励之下我居然自己走到了外婆家。这个事情很长一段时间也成了我最自豪的一件事。

到了外婆家就欢喜起来,首先进靠近洞子的灶屋,舀小半瓢水喝个畅快。然后就和表弟五儿一起,把他们家的抽屉翻一遍,看看那些神奇的收音机、电视机的电路板和各种零件。五儿有一只鹰,是一只靠能平衡漂浮的塑料的鹰,真是太神奇了,我们玩了好久好久。

外婆家除了有望山猴五儿还有搜山狗、饿不瘦、太岁头,当我们这些小孩聚在一起,就成了一群叽叽喳喳麻雀,一会儿飞到这里,一会儿飞到那里。外公家的火盆旁会有几个坐桶,坐桶就像皇宫的王座一样,是那个时代的沙发。我们这群小麻雀飞过去的时候,就开始抢坐桶,好不热闹。

后山有个垭口,这也是我们常去的地方。坐在垭口上吹着凉风,可以看到繁华热闹的小镇、嫩绿的小河、层层叠叠的群山,这种惬意不知道这群小麻雀们当时能体会多少。

到了晚上,我们会围坐在火盆旁,听外公讲故事、唱古书。麻雀们的外号,都是来自他故事里的角色。外公有一口假牙,好奇的我总是要他拿出来给我们看,结果每次又都被奇怪的假牙吓得哇哇大哭。

舅舅是五儿的爸爸,他也是个很神奇的人。除了会修理各种电器,倒立用手走路,他竟然还会法术。他跟我讲鲁班书的故事,我听得特别着迷。就和五儿跟着他学定根法、学画九龙水、学拉瘪碗,幻想着能够像孙大圣一样把别人定住,至今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些奇奇怪怪的口诀。

后记

转眼间多年过去了,麻雀们都羽翼丰满,各自在不同的天空飞翔。但距离产生的不是美,而是无奈,是有心相聚无力相逢的无奈。即使这般无奈,在传统的春节还有走在一起的可能。而五儿却再也不回来了,他已随风远去,慢慢远去。。。